以后在比赛中一定要对自己的要求更严格一些-临沧新闻-五指山新闻
点击关闭

感觉教练-以后在比赛中一定要对自己的要求更严格一些-五指山新闻

  • 时间:

林志玲婚宴遭抵制

我們肯定是竭盡全力,防守拼盡自己的全力,進攻好好發揮自己,如何調配的問題還是需要郝導去考慮。

我覺得我的防守在今年進步非常大。

選擇足球,內心對於足球的熱愛和慾望是關鍵所在吧?

怎麼理解這個「勁」?就是要在場上不顧一切地去拼,盡全力完成好每一個該完成的事情。

都是強隊,我們要做好自己,盡全力去拼。​​​​

第一次踢職業聯賽,那個場景肯定是非常深刻吧?

此次四國賽,國奧隊表現不錯,感覺球隊有什麼樣的改變?

踢比賽,信心還是非常重要的,我一直在適應節奏,慢慢提升自己的自信心,我覺得把訓練的東西在比賽中展現出來就可以了,我覺得現在可以展現自己的實力,如果拘謹的話,肯定無法發揮自己的實力。

我覺得對我們球隊的信心提升是非常好的,我們找到了贏球的方式,我們也知道該怎麼去拿下比賽,心態也就會越來越自信。

我爸爸和我媽媽的姓,然後就是,我屬虎的,中午出生,爺爺說這樣比較凶,就給我取了一個「愚」的名字,讓我不要太凶。

我們之前在魯能踢的時候就相互配合,所以踢得都比較默契,傳球的時候,他會信任我,我也會信任他,所以我們可以打出更多的配合。

如果直接踢后腰,對你的防守是否是個考驗?

感覺每一場比賽盡自己的全力吧,現在我們的責任也比較重,壓力也比較大,我們就需要每一場比賽竭盡全力,發揮自己的水平。

在國奧隊踢比賽和在俱樂部踢比賽,有什麼不同?

將近一年的職業聯賽,感覺自己有什麼樣的變化?

進了第一個球之後,感覺還是有點懵,畢竟當時還是落後,到了場下,才發現原來從小的夢想就是這麼個感覺。

是的,郝導讓黃聰偏防守一些,我偏進攻一些。

第一場就是今年第一輪對陣北京人和,當時上場前還是有些緊張,上場后剛開始還是有些不適應,但是第一場比賽還是很興奮的。

10月17日訊 在接受《足球報》專訪時,近期備受關注的魯能球員段劉愚,談及了成長曆程、今年的中超之旅以及在國奧隊的感受。

李導一直提醒我,讓我知道我的不足,讓我可以更好改善自己。

這個也不能代表什麼,助攻還是要看運氣的,給了隊友他可以打進,那就算你的助攻,如果打不進,那就不算你的助攻。

(編輯:姚凡)

教練說你不踢球就可惜了,你自己怎麼想的?

目前有5個助攻,是魯能隊內助攻王,怎麼看待這個成績?

李霄鵬教練並不經常誇你,反而經常鞭策你說需要加強對抗,這是否也是一種動力?

郝導在訓練中對我們非常嚴,中方教練在凝聚力、團結方面會做得更好一些,讓大家齊心協力為了一個目標去爭取勝利。

小時候踢球的時候還是想着成為職業球員的,雖然不是那麼強烈,不是說非當職業球員不可,但機會來的時候,還是想圓了自己小時候的足球夢想。

在你的歷程中,覺得有意義的節點有哪些?

其實我也說不清楚,從小我的教練就讓我盡情發揮自己,我從小承擔的也是組織進攻的角色,所以一直就這麼踢的。

這次萬州四國賽,有什麼樣的收穫?

大家印象非常深刻的就是你的傳球,直塞球的傳球意識非常好,而且傳球很精準,從意識到技術,作為一個17歲之前沒打過U系列聯賽的球員,難能可貴。

和國奧其他隊員之間的默契感怎麼樣?中場和前場還是需要一個傳跑的默契感吧。

對於未來有怎樣的設想?我覺得我不會滿足於現狀,還是想要提高自己的水平,我希望不靠U23政策也可以幫助球隊,讓球隊需要我,為球隊做出貢獻。

在今年的聯賽中,你也有個分水嶺,那就是在聯賽上半程,你平均出場在40分鐘左右,但聯賽下半程,你接近於打滿全場,怎麼看待這個變化,以及出場時間帶給你的影響?

小時候為什麼想當職業球員?那是2004年,我6歲的時候,我在生日上就許了個願,說要當職業運動員,當時深圳健力寶拿了聯賽冠軍,我覺得對我影響還是比較大的。

在場上的比賽時間越來越長,代表着主教練對你的信任越來越大,這讓我有了更多的信心,那麼發揮自然就越來越好。

其實我父母也沒給我壓力,他們就是讓我自己去做選擇,說只要做了選擇不要後悔就行,這也讓我在做選擇的時候更加坦然一些。

我覺得分水嶺就是和天津泰達的比賽,下半場上了45分鐘,我感覺從那個時候開始就不一樣了。

有一場比賽,賽后李霄鵬教練拉着你說了很久,感覺態度還很嚴厲,還記得這個片段吧?

對於U23亞洲杯有什麼目標?經過萬州四國賽,是否增強了衝擊奧運會的信心?

我覺得教練說得挺對的(笑)。當時如果不踢球,參加高考的話能考入什麼學校?

在聯賽中,對你來說哪場比賽是個分水嶺?

就是去贏得勝利,拿到奧運會的資格。現在信心肯定是增強了不少,踢比賽一定要有信心,沒有信心的話,踢都不要踢了。

因為感覺不一樣了,肯定要通過比賽提升自己。慢慢就放開了,還是信心的問題,心態也比較平穩了。

當時如果通過足球特長生高考,應該是可以上清華或者類似的學校。

感覺俱樂部還是更難一些,俱樂部的球員水平都比較高,但在國奧隊,都是同年齡段的,大家彼此之間差距也不是很大。在國奧,更多地強調整體,但在俱樂部,有實力出色的老大哥,有外援,更多地是配合他們,做好自己該做的事情。

你父母一開始更希望你好好讀書吧?

2015年之前都是在學校踢球,當時我們學校的球隊只參加冬訓的錦標賽,但參加不了U系列的聯賽。就是因為錦標賽的比賽,我被國少隊的張海濤指導相中,入選了國奧隊,2015年初我加盟了魯能。其實,剛進入國少的時候,我還沒怎麼想踢職業足球的事情,但在國少隊,張海濤教練一直鼓勵我,其他的教練也都鼓勵我,總是說我不踢球太可惜了,我就覺得我可以嘗試一下。

你幾乎前場所有的位置都踢過,包括前鋒、前腰、后腰,包括邊前衛,更習慣的是哪個位置?

你們倆之間的分工還是比較明確的。

就是一個慢慢積累的過程,我感覺每一個階段對我都挺重要的,每一個階段都有每一個階段的提高,很多東西就是水到渠成,慢慢積累,慢慢進步,到了現在。

說說國奧隊的事吧,你怎麼看待你和黃聰之間的配合?

是的,感覺融入還是挺快的。在俱樂部是配合老大哥和外援,但在國奧隊肩負着衝擊奧運會的重任,這對你們的心理有什麼樣的影響?

你的名字,誰起的,有什麼特別的含義嗎?

還是中場中路的位置更習慣,其實在邊上踢的時候,我也是收進來踢的那種邊路。

當時好像是我們和國安的比賽,有個球我沒有能夠打進,李導就給我說,讓我更自信一些,給我說,你要想踢球,最後那股勁一定要頂上去,我也覺得,以後在比賽中一定要對自己的要求更嚴格一些。

分組對手實力都比較強,這是否會比較困難?

從入選國奧隊,到現在成為中場重要的球員,這個過程非常快。

說一下你的經歷吧,關於學習和踢球,你是怎麼選擇的?

當時有個印象,你在前幾輪基本上拿球就傳,但隨後你開始有了更多的主動對抗和擺脫,發揮明顯和以前不一樣。

我覺得在慢慢變好,我們一起兩個星期了,平常和他們交流也比較多,所以默契也在慢慢的提升。

對陣建業的比賽,你打進了第一個進球,當時什麼感覺?

你和黃聰的搭檔,如果面對高舉高打或者衝擊型的打法,防守的硬度和高度問題考慮過嗎?

今日关键词:第一剪傅正义逝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