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时韩国分别是中国和日本的第三大贸易伙伴国-社会新闻视频-高港新闻
点击关闭

投资区域-同时韩国分别是中国和日本的第三大贸易伙伴国-高港新闻

  • 时间:

菲律宾南部地震

日前在韓國首爾舉行的中日韓自由貿易協定(FTA)第十六輪談判中,圍繞着貨物貿易、服務貿易、投資和規則等重要議題,三國進行了深入交流,尤其是基於三方共同參与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所形成的希望將中日韓FTA打造成「RCEP+」的自貿協定這一積極共識,讓外界看到了三國最終建成自由貿易區的樂觀未來。

具體從三國的貨物貿易與服務貿易層面看,一方面,中日韓貨物貿易中資本品和中間品進出口所佔比重很大,通過FTA機制的安排來降低關稅和簡化海關程序,由此可顯著降低三國間交易成本;在服務貿易方面,三國間服務部門的擴大開放和密切合作將促進新一輪消費結構和產業結構的升級,同時服務作為價值鏈的黏合劑和重要的生產投入,貿易擴張的收益將滲透到其他部門,由此意味着三國產業鏈獲得進一步地融合。初步估計,中日韓FTA可以使三國貿易額總共提升4個百分點左右。

雖然特朗普政府完全拋棄了多邊自由貿易安排TPP(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但美國對亞太地區的干預與影響力仍在,對亞洲地區任何形式的自貿協定依舊會施與種種干擾;與此同時,儘管TPP遭到了廢棄,但日本卻另起爐灶挑頭建立起了CPTPP(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而且日本倚重美國市場的思維並沒有改變,同時憑藉著東盟10+3形成的關稅優勢,日本也能從中國與韓國享受到不少的貿易便利,也正是如此,日本在推進中日韓FTA方面始終不能表現出積極而主動的態度。不僅如此,日本與中國、日本與韓國的歷史陰影以及由此產生的較低的政治互信度也增加了FTA安排的不確定性。

但是,相比于周邊阻力而言,圍繞着推進中日韓FTA所逐步積累或者已經趨向成熟的條件也正在增加。一方面,中日韓在多邊自貿協定的認知上具有高度一致性,且三國在各自自貿協定建設上積累了不少經驗,技術上不存在任何障礙,而且在「10+3」框架中以及清邁協議機制下,三國之間獲得了更多了解與溝通的渠道,所共同發生的作用越來越大,合作的價值不斷提升;另一方面,RCEP的生成對日本產生了不小的倒逼,由於中韓FTA和中澳FTA分別對日本出口到中國的家電、汽車和海產品形成不小衝擊,再加上RCEP創造出的更低貿易門檻,韓國與澳洲產品對日本出口到中國的產品所構成的擠壓勢必進一步增強;與此同時,在RCEP機制的作用下,泰國的大米等農產品也必然對日本出口到中國的相應品類造成直接替代,多方反壓與夾擊之下,日本不能不掂量中日韓FTA的緊迫性與重要性。更為重要的是,原對日本十分敏感的農產品貿易已隨着CPTPP的簽署大幅下降。公開資料顯示,CPTPP成員間農產品開放度極高,其中日本的農產品開放度達85%以上,相比中國與韓國來說已經是最高水平,而只要日本不在農產品貿易層面斤斤計較,中日韓FTA就有加速的可能。

當然,回過頭去看中日韓FTA談判進程,從中國領導人提出構建中日韓自由貿易協定建議並得到韓國與日本政府響應以來的17年時間中,雖然三國圍繞FTA經歷了16輪談判,中間還有9次中日韓外長會議與8次三國首腦會議都在為自貿協定擂鼓助威,但時至今日中日韓FTA沒有形成一個初步的框架,其推進過程不僅大大慢于各自雙邊自貿協定談判速度,同時比域外的同期其他FTA談判也要曲折很多,由此可見中日韓FTA行進途中不小的障礙與掣肘。

除了依舊在汽車、鋼鐵、石化等傳統產業領域中日韓存在着明顯的市場競爭外,近些年來中國製造業轉型與產業結構升級步伐加快,在家電智能化、通信技術以及芯片設計等高端產業也與日本與韓國形成了明顯博弈,與此同時,一些敏感領域如農產品貿易、服務貿易等領域的分歧在三國之間依然不同程度地存在,中日韓要在新的國際與區域產業分工中尋求到力量均衡與協同顯然並非易事。而更為重要的是,歷史與政治因素往往構成三國自貿協定談判的不時羈絆。

置於更寬泛的區域版圖上觀察,中日韓FTA將有效激活亞洲自貿區的組合能量。目前,以「10+5」為主體的RCEP已經完成全部談判,世界上涵蓋人口最多、區域最廣、成員最多元的自貿區即將在亞洲落地;同時,印度、孟加拉國以及巴基斯坦等八國組成南亞區域合作聯盟運作得風生水起,如果再加上中日韓FTA,整個亞洲國家朝着更高層次自由貿易區對接的可能性大大提升,至少由於成員國身份在以上三大經濟板塊中互有重複,未來圍繞着亞洲自貿協定談判的障礙會顯著減少,亞洲出現如同北美和歐洲那樣的自貿協定值得期待。

特別值得強調的是,由於中日韓是亞洲地區最重要的三大經濟體,三國FTA機制所產生的外溢性紅利將格外顯著。目前,中國、日本和韓國的GDP 分列世界第2位、第3位和第11位,總量為15萬億美元,佔全球GDP的20%,佔東亞GDP的90%;與此同時,中日韓對外出口之和約佔東亞地區總出口的70%,進口佔67%,且三國在東亞區內貿易佔比接近60%以上;投資上,中日韓吸引外來直接投資總額約佔東亞整體的40%,對外直接投資之和佔東亞對外直接投資的68%。因此,中日韓FTA一旦建成,在有力帶動整個東亞地區經濟繁榮的同時,更能為東亞經濟共同體的建構打下較為寬厚與紮實的基礎。不僅如此,中日韓處在東北亞經濟圈之中,其中中國與東北亞地區五國(另外兩國為蒙古與俄羅斯)貿易額合計約7586億美元,且中國是五國的最大貿易夥伴,同時日本和韓國分別是東北亞地區第二和第三大貿易夥伴,因此,中日韓FTA一旦落地,也將直接帶動東北亞地區經濟與貿易總量的擴張。相關研究顯示,中日韓FTA將使東北亞五國GDP增長2%。

除了隔海相望的經濟合作地緣優勢外,中日韓三國的貿易關聯度與經濟共振度還非常之高。數據顯示,2018年中日、中韓貿易均超3000億美元,日韓貿易也達到近900億美元,其中中國是韓國的第一大貿易夥伴和日本的第二大貿易夥伴,同時韓國分別是中國和日本的第三大貿易夥伴國,而日本為中國與韓國的第二大貿易夥伴。經濟學理論認為,自貿區可以產生貿易創造與轉向作用,從而推動參与國的經濟增長。據中日韓聯合研究項目的研究表明,建立中日韓自由貿易區可使中國國內生產總值增長率提升1.1%-2.9%,日本提升0.1%-0.5%,韓國提升2.5%-3.1%。

產業互補與投資的便利化是中日韓FTA壘起的又一大價值高地。目前來看,中日韓三國各有明顯的比較優勢,資源與要素以及產業投資上完全可以通過自貿區達到互補與實現共贏,比如日本和韓國在貿易、投資領域可以仰仗中國大市場,而中國也能學習日本和韓國在環保、高科技等新興領域經驗;還如高鐵建設方面,中國可以發揮強大的基礎設施建設承接能力,日本可以提供技術與資金匹配,韓國則可參与高鐵車廂製造等。目前來看,日本累計對華直接投資1137億美元,韓國對華實際投資801億美元,分別是中國第一大和第四大外資來源國,同時中國對韓國與日本的投資分別超過500億美元與300億美元,依次是韓國與日本的第三大與第五大外資來源國,而日本與韓國的雙邊投資額都突破了700億美元,彼此為第三大與第四大外資來源國。而藉助建造FTA新機制,便利化投資可為三國帶去至少10%以上的資本增量。

今日关键词:浓眉5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