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又发布了2019年第二季度的财报-趣味数学游戏-义乌同年哥讲新闻
点击关闭

履约依然-京东又发布了2019年第二季度的财报-义乌同年哥讲新闻

  • 时间:

向太否认向佐结婚

如今的京東得有更具說服力的故事才行,這個故事,是賺錢。

來自原告Jingyao方的起訴事由有六項,包括非法限制人身自由,民事上的故意傷害等,並且原告主張京東應當承擔連帶責任,因為原告認為劉強東是作為京東員工,在進行工作職責範圍之內的商務活動時進行了侵權行為。被告方(京東和劉強東)則是在程序問題上進行了辯護,認為原告並沒有正確的將起訴材料送到自己手中。

明大事件初次爆發,距今正好一年。而這一年,京東經歷的跌宕可以說就藏在了股價折線圖裡:

口碑不是挑戰了,賺錢才是京東的股價如今已經漲回了一個基本的平衡點,但是要知道,2018年1月,京東股價還處在最高點50.68美元,一年半過去,京東再也沒有回到這個水平。彼時,機構持有京東股票的機構也從581家到了第三季度末的155家,持股總數也從6.2億股減至4081萬股。

這一年:跌去的股價又漲了回來

可以說,靠着履約成本的降低,京東未來一年的盈利狀況還可以保持預期。

兩份財報還透露了一個消息就是,京東開始想要賺錢了。

意料之中,這場聽證會沒有任何結果,隨後法庭宣布將在12月31日舉行一場電話聽證會,明年1月7日再次舉行現場聽證。而不管是對劉強東還是京東來說,這個事情的結果如何或許已經沒那麼重要了。

營銷費用率則會保持3.7%/3.7%/3.8%的穩定上浮狀態。

京東最近兩次的財報基本面的表現都還算穩健。

京東的凈利潤水平好轉,某種程度上來自於對成本的壓縮。今年4月份,劉強東的一封內部信宣布了調整配送員的薪資結構,降低公積金繳存比例,以此來改善京東物流連續虧損12年的境地。這說明,當劉強東回到自己的辦公桌前時,依然強硬如初。

2018年9月11號~2019年9月11號京東股價日線圖(截圖來自wind)

在馬雲退休、蘋果發佈會成功佔領了近日所有的媒體資源之後,今天被談起的是劉強東明大案昨晚開庭的消息。

對於處在特殊時期,正在從谷底往上爬的京東來說,這樣的成績已經足夠其長舒一口氣。而正是這兩份財報,也被看成是京東走出「至暗時刻」的標誌。

不過需要考慮的是,履約成本還會有小幅上升,這是因為京東在下沉市場的投入和在一二線物流的穩固沒有減少,京東2019年~2021年履約費用率為6.3%/6.4%/6.5%;

當然,對這兩份財報還是要客觀的看待,對於難以再大幅上漲的增速和依然在靠「省錢」來減少虧損的京東來說,它還需要再探索出一些想象空間。

總的來看,從年初至今,京東的股價已經漲了近47.5%。就在今天,京東的股價收報30.87美元,市值為450.35億美元,基本回到穩定的常態。

而「降本」的效果也體現在了上述兩份財報中,京東在該季度的履約費用大大縮減了——履約費用占營收比同比降了0.5個百分點,也就是京東省了6億元,履約費用佔總營收的比例,在Q1降至6.7%,去年同期,這個數字是7.2%。這是一個不小的數目。

三個月過去,京東又發佈了2019年第二季度的財報,從數據上來看,依然向好,甚至還令很多人吃了一驚:第二季度,京東凈營收1503億元,同比增長22.9%,創單季度營收新高;凈利潤為6.18億元,按其中非美國通用會計準則下(Non-GAAP)歸屬於普通股股東的凈利潤為36億元。該季度京東活躍用戶也保持了穩定增長,營收增速止住了下滑趨勢,重回增長狀態,頗有一些揚眉吐氣的意味。

在第二季度的財報發佈后的電話會議上,劉強東還親自透漏,京東物流已經實現了盈虧平衡。這很大程度上就是依賴於履約費用佔比的大幅下降:2019年Q2京東履約費用占凈收入的比例為6.1%,相比Q1的6.7%大幅下降。

而將財報數據放在一邊,在京東內部,劉強東雖然在管理上開始放權,但他手裡80%的投票權依然保證了其對公司的超強掌控力。明大事件顯然也沒有對劉強東的生活和在處理公司事務上產生什麼過於負面的影響,只能說,「鐵腕」依然。

明大事件應該是要告一段落了,沒有意外的話,劉強東人設崩塌這件事也會慢慢淡出人們的視線。那麼接下來,京東在應對自身增長、外部競爭激烈等挑戰中表現幾何,或許還是得看劉強東這個人的了。

今年5月份,京東發出了大變革、CTO更換潮、「降薪裁員」風波后的首份財報。總的來說,該季度,京東集團凈收入為1211億元人民幣(約180億美元)。非美國通用會計準則下(Non-GAAP)歸屬於普通股股東的凈利潤同比增長215%至33億元人民幣(約5億美元),去年同期為10億元人民幣。另外,京東也披露了主陣地京東商城的利潤率:2019年第一季度,京東零售(前京東商城)的經營利潤率達到2.7%,較去年同期提升了0.6%。

京東暫時告別至暗時刻,或許也和開始從以GMV和營收為導向轉變為以利潤和費用為導向有關。

而對於這樣的表現,明大事件風頭已過是原因之一,但更重要的還是要歸功於京東最近兩次財報的作用。

國金證券(600109,股吧)也有報告顯示,從2019年開始,京東開始轉換髮展邏輯——從規模視角向利潤視角遷移。經過國金證券預計,隨着京東的市值管理策略的變更,2019年~2021年的歸母凈利潤為75/96/130億元,凈利潤率分別為1.3%/1.5%/1.7%,原因在於未來三年的凈利潤水平將會企穩,但由於2019年超預期的凈利潤表現,2020年凈利潤增速或繼續受到增長刺激。

伴隨着所謂的劇情反轉,明州事件每次被翻上檯面的時候,京東股價都會起一次波瀾。比如,去年12月份,京東股價重挫最嚴重的時候曾一度下跌逾8%,觸及19.26美元,距19.00美元發行價僅一步之遙,而在之後警方決定不予起訴劉強東的消息傳來,股價馬上進行了一輪迴升,彼時京東股價短線飆升超10%至21.90美元上方。但也很顯然,這些線條的變化周期都是短期的。

今日关键词:周琦回归新疆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