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翔和时任东方金钰董事长赵兴龙合作东方金钰定向增发股票期间-华夏新闻网-壹电视新闻台
点击关闭

股票董事长-徐翔和时任东方金钰董事长赵兴龙合作东方金钰定向增发股票期间-壹电视新闻台

  • 时间:

韩红病后首晒照

第一,趙興龍未直接參与收購獅頭股份股權事項的具體協商和操作,買賣股票的交易也非本人具體操作。

徐翔參与操縱股價的13家上市公司,就包括「東方金鈺」。

另外,東方金鈺因資管產品被曝出兌付逾期后債務危機愈發沉重。始於2018年7月的兌付逾期,到了2019年4月,變成了金額多達40.61億元的逾期未償還項目,涉及多家信託、基金以及銀行。

基金君查了一下,此人來頭不小,不僅是雲南的前首富,還是上市公司東方金鈺的前董事長,而且還捲入了徐翔案。

第三,趙興龍財務狀況困難,本人也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處罰金額過大無法履行。

最後,證監局做出處罰決定:對趙興龍超比例持股未依法履行書面報告、通知及公告義務的行為處以50萬元罰款,對趙興龍在限制轉讓期限內買賣股票的行為處以2150萬元罰款,合計罰款2200萬元。

賬戶組在2017年5月25日至6月1日期間的4個交易日內大量買入「獅頭股份」,截至2017年6月1日,持股比例高達8.3%。

截至2015年8月18日,瑞麗金澤持有的東方金鈺股票市值51.49多億元,按照投資比例,趙興龍所持股份賬面浮贏18.65多億元,徐翔所持股份賬面浮贏17.9多億元。徐翔分給顧峰好處費210萬元,轉讓給竺勇200萬股定增股票。此外徐翔還利用澤熙產品及其控制的馬甲賬戶在二級市場連續買賣東方金鈺股票獲利9.9億多元。

2003年5月,趙興龍成立雲南興龍實業有限公司,主營工藝品、飾品的銷售,成立不到一年之後,趙興龍就開啟借殼之路,把其旗下雲南興龍珠寶的翡翠資產注入湖北多佳股份,介入資本市場。

僅僅一年之後的2007年,趙興龍家族就以27億身家出現在胡潤百富榜單中,52歲的趙興龍則首次登上了雲南首富的寶座。2013年,趙興龍家族再次以35億元資產成為雲南首富,排名全國富豪榜第 573 位,相比 2012 年飆升了 123 位。

2014年5月,「東方金鈺」發佈15億元的融資預案,擬以15.27元/股的價格向瑞麗金澤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定向增發9771.83萬股股票,後者將以現金全額認購定增全部股份,且36個月內不得轉讓。

事後,趙興龍的代理人在聽證中提出:

兩條關鍵信息都指向同一個人,東方金鈺的前董事長趙興龍。

2017年4月起,東方金鈺頻繁爆發債務危機,截至2019年4月18日,東方金鈺與其子公司深圳東方金鈺有40.6億元逾期債務未能償還。截至去年底,東方金鈺存貨達到88.1億元,相比去年三季度的96億元存貨有所下跌。因為擔保的債務出現違約,趙寧本人已經被限制乘坐飛機。

二、趙興龍超比例持股未履行書面報告、通知及公告義務

第一,交易的目的為何、是否參与收購事項的具體協商和操作、收購事項是否完成、是否具體操作賬戶交易均不影響趙興龍實際控制「郭某」「王某」「付某均」三個證券賬戶的事實認定,也不能免除其在持有股份達到5%之後的信息披露及在相關期限內停止交易的義務。

在10多年的時間里,趙金龍自稱走遍了緬甸的翡翠礦區和交易賣場。從翡翠原石估價和買賣交易起家,10多年積累下來,趙興龍在個人財富不斷積累的同時,在翡翠原石鑒定和估價方面的造詣也達到了很深的境地,圈內人送外號「賭石大王」,據傳他賭石的準確率能達到八成以上。

2015年11月徐翔被警方控制。直到2017年1月,一審判決落定,法院審理查明,在2010年到2015年間,徐翔單獨或夥同被告人王巍、竺勇,先後與13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長或實際控制人利用或製造利好消息,抬升股價,通過大宗交易低價買入繼而賣出,以此獲利,獲利部分股東與徐翔等人按約定比例分成。

2020年才過了兩天,資本市場就來了一份千萬級的大罰單。

三、趙興龍在限制轉讓期限內買賣股票

2017年7月13日至9月19日,賬戶組累計賣出「獅頭股份」9,796,800股,賣出金額174,766,448元,剩餘股票於2018年4月被證券公司融資平倉賣出。

  徐翔案发后,2016年4月10日公司发布公告称,赵兴龙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长等职务,公司已选举其子赵宁为新任董事长。

而「瑞麗金澤」剛成立不過十余天,此次定增頗有量身定製的意味。「瑞麗金澤」僅有的兩位股東,分別是趙興龍和朱向英,持股比例為51%、49%。

賬戶組持股比例達到上市公司已發行股份5%時,趙興龍未按照法律規定向中國證監會和上海證券交易所作出書面報告,也未通知上市公司並予以公告。

證監系統剛剛開出首張罰單,個人投資者趙興龍超比例持股並違規交易被罰2200萬元。

「東方金鈺」季報顯示,從2014年三季度開始,其前十大流通股股東中,澤熙1期以883萬股位列第三位,而俗稱「澤熙2期」的山東信託-聯合證券價值聯成三能1號持股525.2萬股,為第四大流通股股東,澤熙4期也曾出現在前十之列,直到2015年三季度才退出。因此,「澤熙投資」也成為此次高送轉后股價飆升的贏家之一。

山西證監局顯示,對趙興龍超比例持股未依法履行書面報告、通知及公告義務的行為處以50萬元罰款,對趙興龍在限制轉讓期限內買賣股票的行為處以2150萬元罰款,合計罰款2200萬元。

第二,交易是否虧損、是否有執行能力不影響本案的事實認定,也不屬於《行政處罰法》第27條規定的從輕減輕情形。

通過一系列股權轉讓和資產轉換,多佳股份在2006年8月正式更名為 「東方金鈺」,趙興龍成功踏足A股市場,成為中國翡翠業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上市公司的實控人。

趙興龍曾說「中國自古就有『亂世藏金,盛世藏玉』的傳統」 ,「改革開放后,國民對珠寶的追捧分別經歷了黃金、紅藍寶石、鑽石等不同階段,現在開始轉為翡翠。」

據中國經營報道,2014年3月至2015年2月,徐翔和時任東方金鈺董事長趙興龍合作東方金鈺定向增發股票期間,經過時任東方金鈺董秘顧峰與竺勇作為雙方聯絡人,雙方多次見面合謀,於2014年5月成立瑞麗金澤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趙興龍持股51%,徐翔以朱向英名義持49%股權,作為定向增發對象,約定增發不超過1億股,股票鎖定期為36個月,雙方還約定,定向增發成功后一年內,趙興龍用4900萬股可流通股票置換徐翔持有的4900萬股定向增發股票,由徐翔在二級市場拋售以收回投資,且徐翔只承擔不超過9%的稅費。

不過,這些理由都沒有被證監局採納。證監局理由有兩個:

一、趙興龍實際控制「郭某」「王某」「付某均」賬戶交易「獅頭股份」

紅星新聞曾報道,20世紀50年代,趙興龍出生在邳州市合溝鎮小河村一個貧困的農民家庭,自小家境貧寒,父親早早便過世的趙興龍只能輟學在家干農活幫母親維持生計,割草、揀雞糞、下地種田,趙興龍什麼活都干過。機緣巧合接觸到了翡翠原石貿易。

趙興龍:曾經的雲南首富在證監局的處罰公告中顯示,趙興龍,男,1955年11月出生,住址:雲南省昆明市五華區。

證監系統2020年首張罰單出爐

2016年8月,「東方金鈺」發佈的一份公告顯示,青島警方凍結了「瑞麗金澤」所持有「東方金鈺」的2.93億全部股權,占公司總股本的21.72%,凍結期限從2016年8月5日至2018年8月4日。「瑞麗金澤」第二大股東朱向英在案發後向上交所確認,其所持「瑞麗金澤」股份「系徐翔出資,本人僅為徐翔代持」。

趙興龍計劃收購獅頭股份,並商定通過三個賬戶收購獅頭股份8.3%的股份。

公開資料顯示,趙寧1981年生人,目前年僅39歲,當時距離他接班父親趙興龍的董事長職務不過才三年,趙寧如此迫切地「急流勇退」,或跟公司留存的巨額債務有關。

  所犯何事?经查明,赵兴龙存在以下违法事实:

2015年6月中旬,定增方案最終確定后復牌,東方金鈺股價連拉四個漲停。6月30日,控股股東「興龍實業」向上市公司提議,擬每10股轉增20股。高送轉方案一出,東方金鈺再次連拉兩個漲停,並於7月2日創出61.44元/股的歷史最高價。大股東在股價高位拋出高送轉提案,成為「東方金鈺」股價走向巔峰的關鍵。

另外,處罰公告還顯示,趙興龍財務狀況困難,本人也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

徐翔,中國股市最知名的傳奇人物之一,早年發跡于銀河證券寧波解放南路營業部,是「漲停板敢死隊」傳奇操盤手和總舵主。徐翔於2009年成立了上海澤熙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次年3月推出其首只私募基金產品「澤熙1期」,規模為10億元。

第二,此次股票交易的目的是要獲取獅頭股份的實際控制權,但因後期未成功,無奈之下才對相關賬戶8.3%的股份進行交易並平倉,而且造成了巨額損失。

2019年8月5日東方金鈺發佈公告,公司於8月2日收到董事長趙寧的辭職報告,趙寧申請辭去公司董事長、董事及董事會下設各專業委員會委員等相關職務。辭職后,趙寧將不再履行公司的任何職務。

2018年8月16日,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輪候凍結了公司大股東雲南興龍實業持有的東方金鈺股份有限公司6.72億股股票。相關執行裁定書則顯示,被執行人云南興龍實業有限公司、趙興龍、趙寧名下銀行賬戶內無存款、無機動車登記信息,已經沒有財產可供執行。

  赵兴龙卷入徐翔案

趙興龍安排開立「郭某」「王某」「付某均」三個證券賬戶,上述三賬戶於2017年5月19日在同一營業部開立。後續趙興龍安排籌措資金轉入上述三人賬戶,故趙興龍實際控制「郭某」「王某」「付某均」賬戶(以下簡稱賬戶組),對賬戶組持有的「獅頭股份」合併計算。趙興龍安排賬戶組於2017年5月25日至6月1日在二級市場買入獅頭股份8.3%的股份。

今日关键词:联想第三季度营收